您的位置: 泰安信息港 > 汽车

故事砍下脑袋的蜥蜴人才是好蜥蜴人

发布时间:2019-06-19 13:37:55

胡戈抬眼一看,是个绿皮鳄头的怪人,江小乔说道:“小心,是蜥蜴人武士。”

邪物聚集处不只仅仅是吸血鬼,还有几个奇形魔人和兽人。胡戈放眼望去,两个蒙面的长手长脚的阴影刺客正与名苏威骑士长战斗。那些阴影刺客的隐身本领更加高超,就偶尔露出下手脚匕首,在骑士长身边忽隐忽现,犹如鬼魅般出没。

“小子,还敢走神。”蜥蜴人武士爆喝一声,张开手爪,指甲森森如刀,搂头就砍。胡戈凝聚气团,双手一架。对付这种正面刚的角色,他从来不放在心上。

但是这回却大错特错了,被蜥蜴人咣地砸了一下,就如同被开山巨斧捶了一下,胡戈的耳朵嗡地一声,失去听觉。这下大震,连耳膜都被震破,流出血来。他勉强提起心神,一个翻滚躲开对手追击,噗的喷出一口血来。

江小乔一看他危险,连忙接上。但是这次碰到克制他们的对手了。那蜥蜴人力大无穷,又一身鳞片,皮糙肉厚。即便挂上点冰块铁网,也随手打烂挥之而去。这个就是高魔抗高物防的“绿巨人”型战士,几乎克制一切法术,只能硬抗。

江小乔一不小心,也被踢中一脚,连冰盾都被打爆,滚做一团。她疾声高呼:“天一道长,快来!”但是天一道长早已突烟冒火,杀入深处去寻找斯皮尔伯爵了。

蜥蜴男一力降十会,打得江小乔左右翻滚。龙组战士看到大师姐吃亏,纷纷向他集火。子弹打在他身上叮当作响,蜥蜴男一抹身上的子弹,怒吼连连,追着众人狂砸。众人赶紧跳跃躲避。

胡戈缓过神来,整个人被震得热血如沸,如同在洪炉中。趁着龙组众人与蜥蜴人纠缠之时,他赶紧退到一旁调理身体。

他长吸一口气,体内气机运转如龙,手脚俱放金光,皮肤上沁出点点血污。刚才挨那一下,如同热钢锻铁,把他身上很多杂质碎物都敲打出来了,也暴露了他肌体的很多缺点。

七次呼吸间,胡戈已经修复耳朵,加固筋膜肌肉。整个人都小了一圈,更显得精悍如铁。

他双拳一紧,白气环绕,大喝一声:“我来!”迎面拦住蜥蜴人。又是咣的一下,胡戈一口血喷在蜥蜴人脸上,双腿却牢牢站立。蜥蜴人楞了一下,又使劲砸了几下。胡戈左躲右闪,却不退去,在他身边跑动。

他气势如虹,高呼酣斗,一边挨打,一边修复,趁机强化身躯。靠着气团护身和金光恢复,渐渐地开始能与蜥蜴人硬接几招了。

蜥蜴人看到这个死缠烂打的人,心道这踏马是打不死的小强啊,比我还怪物。他打了一会,就气喘吁吁,累个半死,不想和胡戈纠缠,转头就走。

“别走,蜥蜴怪,你怕了吗?来和我打。”胡戈叫道。

那蜥蜴人也是这里有头有脸的boss级人物,平时目无余子。他嗡声叫道:“小子,你要送死,怪不得我了。”他一拍胸膛,怒气勃发,双目变赤,连嘴部都伸长了几公分。双爪势若狂风,席卷切割而来。

胡戈正要他狂怒,这才好方便下手。他暗中操控周围空气,已然制造出一个缺氧空间。所以蜥蜴人会这么快感到疲倦。只要你是呼吸的动物,必然逃不过这个陷阱。

胡戈跳上高空,挥手洒下一蓬吸血鬼的血雨,淋在蜥蜴人头部上空,血雨突然爆燃,化作一朵火云,瞬间耗尽了蜥蜴人周围的氧气。连带他头发睫毛也烧的一干二净。

蜥蜴人忍不住大口吸气。他狂化后有点头脑不清,口中突然被塞入一个迷你的压缩火球。一声闷响,蜥蜴怪口鼻冒烟,噗地一声,吐出半截舌尖。他忍不住鲜血狂喷,一吸气,鲜血灌进肺部;一呼气,又倒喷出来。

蜥蜴人神志模糊下,发力狂奔,但是胡戈早有准备,在他脚下连放了几道空气索。慌乱之中,蜥蜴人被一头绊倒在地,向外翻滚。他竭力想离开胡戈这个施放莫明魔法的魔鬼。

胡戈加速环绕在他周围,牢牢控制着他头部方圆两米的气团,不让他吸到氧气。又催动周围燃烧的火焰,向他聚集,摊薄空气。

越强壮的身体,越需要气血的高效运转,但是强大的外表并不意味着身体内部也同样坚韧。蜥蜴人急怒攻心下,竟然就此被憋昏了过去。

蜥蜴人被胡戈抓到痛点,对症下药,一举击溃。

胡戈落在他身边,又糊了一个气团在他脸上,彻底封闭他的口鼻。只见得蜥蜴人在地上乱爬,像鱼儿一样活蹦乱跳,手脚乱挠把地面刨出一个个深沟,但是面对已经进入口鼻的无形空气栓,他也只能慢慢死去。

胡戈感应到蜥蜴人气息微弱,急忙冲小乔说道:“快,给我冰刀。”他接过锋利冰刀,一刀就把失去抵抗力的蜥蜴人的头颅砍下。只有砍下脑袋的蜥蜴人才是好蜥蜴人。

…… ……

阴影刺客正与名苏威骑士长激斗。突然飞来一个绿油油滴血的脑袋,啪的一声撞在一名隐身的刺客身上。

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影和一个银光闪闪的人影紧随其后,欺身而来,一头撞在刺客身上。那刺客身影一隐还想玩消失,却被胡戈一把扯住,从空气中拉了出来。他想要走位,却被胡戈缠住,一不小心蒙面的面巾也被点燃着火。

江小乔冰刀一划,说道:“骑士长,这里交给我们,你去抓斯皮尔伯爵。”她也接住另外一名阴影刺客。她和胡戈才是对付这种高敏刺客的天敌。

名苏威骑士长大喜,说道:“你们来的正是时候,这两人是圣战组织的刺客,你们小心了。”他是那种盾甲剑士,怕这种跳蚤一样的刺客纠缠。名苏威急跑几步,冲到里面去找斯皮尔。

两名圣战刺客一看来了这冰火组合,普一交手,就感到束手束脚。打男的烫手,打女的冻手,各种小手段频出,一会儿给你点个火,一会儿给你挂点冰,一会儿来个空气加压,一会儿来个冰刀射脸。隐身手段也没什么效果,速度也不比你慢多少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心萌退志。嘴里喊一声“Go!”各自向外逃去。

胡戈和小乔也不想追赶,这两名刺客也是在场局指可数的高手,真打起来不见得能讨得了好处。抓得到是运气,抓不到是本分。龙组众人都是有眼色的明白人,自然都喜欢跟着大师姐,不当硬刚狗,痛打落水狗。

两名刺客一隐一现,很快消失。

众人斩了蜥蜴人,又逼走圣战刺客,一时间士气大振。向着周围的软柿子们冲去。

打到现在,经过火箭弹洗礼,再经过教廷骑士团的围殴,还能动弹的吸血鬼和魔人都不多了。龙组众人再加把劲,胡戈和小乔在一旁放点冰冻射线和火焰糊脸。不一会就全部击毙了事。

龙组和骑士团齐步推进,往里搜索。

胡戈和江小乔冲锋在前,向里突进。远远就听见天一道长的叱咤声和重物相交的撞击声。两人心急,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搞定受伤的斯皮尔,难道里面还有更难缠的高手。

一个更加高大雄壮的蜥蜴人长老护住斯皮尔伯爵,正与天一道长和名苏威骑士长战斗。斯皮尔被打得破破烂烂,躺在旁边歇气。地上还有几名被吸干鲜血的吸血鬼干尸,看来是斯皮尔干的好事。

蜥蜴人长老、天一道长、名苏威骑士长三人都是势大力沉,硬桥硬马硬刚的战士。蜥蜴人长老手中一把图腾柱砸得名苏威骑士长的盾牌哐哐巨响。天一道长则化身金甲神将,不过身上有好几道暗色的伤痕,他在一旁伺机护法,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。

看起来是天一道长先打败了斯皮尔伯爵,然后蜥蜴人长老又干翻了天一道长的金甲战神,名苏威骑士长赶到又接下了蜥蜴人长老。蜥蜴人长老一人单挑二场,威猛无俦,把名苏威压着打。

胡戈问江小乔道:“怎么,这些大佬还搞单打独斗?”

江小乔撇了撇嘴,说道:“矫情,谁知道他们在讲究什么?”

两人跑上前,胡戈和道长说道:“组长,我们要帮忙吗?”

“要,但是先等等,等他们打累了我们再上。”天一道长回头眨眨眼。

那边斯皮尔伯爵看到对方又来了两个好手,和蜥蜴人说了句暗语打算逃跑了。他一动,天一道长金光一晃,换成小号的玄金黑甲神,率领胡戈和小乔就找上他了。

“老鬼,别走,来,和我好好耍耍。”天一道长凭着自己牢不可破的防御,上来就是搂抱拖拽的无赖打法。

斯皮尔伯爵刚刚飞起空中,突然伤口血液一热,全身发烫。胡戈近身已用燃血法振动他受伤处血液细胞。斯皮尔心知不妙,赶紧用心灵压制这些造反的血液。他身法一滞,就被天一道长扯了下来。

天一道长扣住斯皮尔的右脚,一个大风车旋转要把他脚给拧断。斯皮尔只能跟着天一道长一起翻身旋转。一道冰冻射线已趁机射中他背上翅膀。

江小乔面对BOSS级强手,自然是全力发射,瞬间就把斯皮尔的一只翅膀给冻住,直接给它盖上了一层冰甲。这冰甲要是给那边硬刚的战士,给我加防啊,那不得谢谢你;可是挂在斯皮尔要扇动的翅膀上,就是个大累赘。

斯皮尔头面着火,翅膀结冰,腿上挂了个铁人,一时间狼狈无比。龙组三人众一拥而上,围着他一顿暴打。斯皮尔被压在底下,长声惨叫。把蜥蜴人长老和名苏威骑士都看得胆颤心惊。他俩对视一眼,觉得自己打得太文明太儿戏了,没什么劲,索性停手不打了。

天一道长已经牢牢扳住吸血鬼的双脚,正发力要把它撕开。江小乔一看斯皮尔发狂挣扎,索性也扑在翅膀上,把那两条翅膀抱在怀里,和自己冰雪之体冻在一起。胡戈则骑在吸血鬼头上,踩住他双手,使劲勒住他脖子,拿火烧他头脸。

斯皮尔张嘴叫道:“鲁道夫,救我,救我,唔——”嘴里已被塞了个压缩火弹。只听得噗噗噗几声,他口中,鼻中,耳中,头上五窍都冒出黑烟。只要头上有孔洞的地方,都被胡戈塞进去一个火弹。

斯皮尔意识一松,突然如虾子般绷直了颤抖不已。天一道长骂道:“老子还没使劲呢,你蹦什么?”眼见得斯皮尔胸口一把透明刀锋一闪而没。原来是江小乔见他肌肉变软,试着拿冰刀一捅,直接给他来了个对穿肠。

斯皮尔眼神涣散,奄奄一息。江小乔和翅膀还粘在一起,胡戈抢过冰刀扔给道长,一把扯起吸血鬼脖颈,高声喝道:“道长,这里!”

天一道长哪还不明白,他顺势一挥,刀光如雪掠过。斯皮尔伯爵大好头颅飞起。胡戈抓着头颅翻身跃起,避开那一腔污血,顺势点燃了那魔血。

咔嚓一声,江小乔已掰下来那对翅膀倒退弹出。吸血鬼的躯体一顿,从上到下,无声化作飞灰,只剩下被天一道长金光侵染过的两只臭脚。

蜥蜴人长老鲁道夫打了个寒颤,大声说道:“误会,误会,我和那老吸血鬼没啥关系,只是被他雇来的保镖。罢手了,罢手了。”

天一道长啪地一脚把地上两只断脚踢到蜥蜴人面前,说道:“误会什么?你打了我几十棍怎么说?”他刚才被鲁道夫差点打得金光涣散,口吐鲜血。现在自己方人多势众,自然要上来讲讲理。

胡戈仔细看了看蜥蜴人,他今天还是次看到这种魔人生物,刚才被他砍头的都没细看就给他弄死了。他悄声问江小乔:“道长和他墨迹什么,我们上去围殴就是。”

小乔又撇撇嘴说道:“组长看上他那根柱子了。”

胡戈看到她手里拿着那对蝙蝠翅膀美滋滋的样子,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噢~我明白了,你们龙组都是要财不要命的财奴。”

他跳出来说道:“喂,蜥蜴老头,你叫鲁道夫是吗?你打了我老大几十杖,没的说,我们老大和你这根柱子有仇啦,你把它给我老大消消气吧!”

鲁道夫一听,正要嘟囔。胡戈把斯皮尔滴血的头颅举高高,虎视眈眈看着他。蜥蜴人长老眼珠一转,忙说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,这位小英雄说的是,有道理。”他看了看名苏威骑士,哈哈笑道:“名苏威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这时房门处熙熙攘攘,后续的教廷众人正好冲了进来。鲁道夫把图腾柱朝着门口人群使劲一掷。图腾柱风雷激荡,直奔那些骑士而去。名苏威只能架起圣盾半路挡住这如山一击。

只听得轰的一声炸响,烟尘滚滚。门口的人群都被震得东倒西歪。待得烟尘散尽,蜥蜴人长老已经连续撞破几道墙壁,飞奔而去。至于外围军队的子弹对他这种高手来说都是浮云,随手抚去。

烟尘中,天一道长和名苏威一人各拿住图腾柱的一端,正在对峙拉扯。胡戈上前把人头抛给名苏威,说道:“骑士长,要和谐,斯皮尔伯爵的人头你还要不要了吗?”

…… ……

面的龙组众人赶到,只听见天一道长娃哈哈的猖狂笑声。众人上前迎接,只见他拎着一把金光灿烂的大柱子,浑身破破烂烂地出来。名苏威骑士长则黑着脸跟在后面,一只手拿着斯皮尔伯爵的脑袋。

王钟凑到江小乔跟前,看到她手里抱着一对蝙蝠翅膀,那翅膀金钩银线,白毫铁衣,隐隐有血色符文,看上去似乎是斯皮尔身上那对宝。不禁竖了竖大拇指夸道:“师姐,你和组长又拿到好处了。”

“不要声张,回去我和组长请客三天。”小乔笑眯眯地说道。胡戈一脸憨厚地跟在后面。

本文作者:牛魔王的回忆(今日头条)Tags:蜥蜴人 胡戈 吸血鬼 动物 绿巨人

朝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六盘水好的医院专治牛皮癣
渭南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